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 >
中国式英语
发布时间:2020-03-31 08:46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中国式英语是指中国的英语学习和使用者由于受母语的干扰和影响,硬套汉语规则和习惯,在英语交际中出现的不合规范或不合英语文化习惯的畸形英语。这种英语往往对英语国家的人来说不可理解或不可接受。

  语的干扰和影响,硬套汉语规则和习惯,在英语交际中出现的不合规范或不合英语文化习惯的畸形英语,这种英语往往对英语国家的人来说不可理解或不可接受。

  把“你的身体很健康”译成Your body is very healthy,在英语交际中套用汉语交际习惯使用Teacher Zhang(张老师)作为称呼语,Have you eaten up?(你吃过了吗?)作为打招呼用语。

  这种句式虽没有语法错误,却不合英语文化习惯,也可纳入中国式英语之列,统称之为Chinglish。

  中国式英语翻译一共有三种,Chinglish,Pidgin English,Canton English。Chinglish 用的多一些,指中式英语,Pidgin English 指的是洋泾浜英语,是解放前在上海洋泾浜地区流传的一种中式英语,也泛指所有中式英语。例如,上海话中的洋泾浜英语。

  上海的租界建立以后,原开设在广州、香港、澳门、南洋等地的洋行,以及在本土的外国公司纷纷转迁上海或在上海设立分支机构。由于中西语言上的隔阂,一些原在洋行任职、粗通英语的广东籍买办也随着洋行进入上海充当外国人翻译或华洋贸易的中介人。同时,上海的本土及其他籍商人为了能与外商直接往来跻身上流社会,开始学习简单的英语会话。从此,上海地区开始流行带有浓重乡音而又不遵照英语语法的中国英语,即“洋泾浜英语”。姚公鹤先生在《上海闲话》一书中是这样对洋泾浜英语下定义的:“洋泾浜话者,用英文之音,而以中国文法出之也(姚,P18)。”相传,从事此业者有三十六人,名曰“露天通事”,他们大多为无业泼皮、马夫之流。当遇到外国水手或初到上海的洋商外出购物时,他们就自荐做外国人的向导,从中渔利。其实“露天通事”素以无赖著名,究竟是否只有三十六人,并无正史为证。只不过像郑子明、范高头等著名人士有三十六人,而事实上其他无名泼皮者甚众,乃至无法统计。

  外国人初来上海时,华人与洋人打交道,语言的读音还能学舌,而外文字却难以摹拟。于是有些聪明人就以中文部首中的丶丨丿一 凵 等代替英文的二十六个字母。据说,小刀会起义期间,小刀会与租界的书信往来就是用中文部首的英文写成的,而且还真的避开了清政府的耳目。这或许也可以称之为“洋泾浜英语”,只不过由口头形式转向了书面形式。

  李敖也曾在《鸽子·囮子·凯子——狱中给女儿的信选刊三十七》一信中谈及洋泾浜英语,信中颇有嘲笑的意味:“Pigeon-English也叫Pidgin-English,就是洋泾浜英文,洋泾浜是上海附近的一个地方,最早跟英国人做生意的中国人,说英文说不好,自己用中文的意思造出不通的英文,就叫洋泾浜英文。比如说‘人山人海’该是英文的huge crowds,但说成people-mountain-people-sea,就是笑话了,这就是洋泾浜英文。”

  “洋泾浜”三字集中地反映了租界华洋杂处的社会文化特征,在上海地区英文专修学校和更高级的大学尚未成立时,来自不同国度的人们和本地居民普遍都使用这种语言。在英文中,所谓的洋泾浜语被称为Pigeon English,即“鸽子英文”,也叫Pidgin,即皮钦语,转指不同语种的人们在商业交往中发展而成的混杂语言。这种沪版皮钦语一度广泛使用于沪上,连正宗的英国佬到上海落脚,也得先从师学几个月“洋泾浜话”,这样才算通过初步的语言关。对普通的上海市民而言,掌握洋泾浜英语的难度似乎并不太大。由时人汪仲贤撰文的《上海俗语图说》中曾记载了洋泾浜歌诀:

  来是“康姆”(come)去是“谷”(go),廿四铜钿“吞的福”(twenty four);

  真崭实货“佛立谷”(fully good),靴叫“蒲脱”(boot) 鞋叫“靴”(shoe);

  打叫“班蒲曲”(bamboo chop),混帐王八“蛋风炉”(daffy fellow);

  “麦克麦克”(mark)钞票多,“毕的生司”(empty cents)当票多——{附注:没钱的意思};

  爷要“发茶”(father) 娘“卖茶”(mother),丈人阿伯“发音落”(father in law)

  也有的类似歌诀中加上“一元洋钿 ‘温得拉’(one dollar)”的内容,大同小异,但有一点得清楚,就是该歌诀须用宁波人的甬音念来,更为原汁原味。这也间接反映了宁波生意人在上海滩的地位。一般在上海市民观念中地位较低的“江北人”,在生活中使用洋泾浜语的机会要少得多,即使有拉黄包车的脚夫和洋顾客讨价还价,有时做个手势也就足矣。倒是一些洋商开办的工厂里,由于许多工作用语和器具材料皆为舶来品,不少老工人在干活中,往往会夹杂一些洋泾浜语。例如在旧上海闸北电厂,常能听到诸如“格只凡尔(valve 阀门)要修了”,“做只猛格”(mark 做个标记)等话语,有时需要到车间里楼梯小平台干活,大家也都习用“格兰汀”来形容,即指“go to landing”之意。这种在上海工厂中形成的特殊语境,与讲话人自己是否明白英文原意己完全无关。

  喜欢在嘴里吐出一些洋泾浜英文字句的人,多半对英文一窍不通,才会人云亦云地凑几句来赶时髦。例如:

  ——外国主人回家,看见玻璃窗打碎了,便问仆人缘故,仆人很流利地用“洋泾浜”回答:“inside(里面)吱吱吱,outside(外面)喵喵喵,glass(玻璃)克郎当!”洋主人一听就乐了,原来是猫抓老鼠闯的祸。

  ——洋行老板让中国司机到大光明电影院买电影票,司机空手而归,指手画脚地告诉老板:“Man mountain man sea,today no see,tomorrow see,tomorrow see,same see!”老板也听懂了:人山人海,今天看不成了,明天看吧,明天看,还是那个影片!

  据近人研究,洋泾浜语主要有以下两个特征:首先是植入的英语词汇有限,大概在七百余个单词,所以一词多用和一音多义现象严重,如my可以与I,we, mine,ours等同义通用,同样“店、船、夷皂、羊、汤、样,少破能该六字云”,即shop,ship,soap,sheep,soup,sample一律读作“少破”;其次为英语语法中国化,一般不使用介词,如把“很久没有见到你”说成“long time no see you”等。

  由于受到汉语字面的影响,翻译中往往不是犯语法错误就是出现更深层的搭配不当的问题。例如:来信写道the letter writes应为the letter reads;取得成就make achievements应为attain score achievements;人successors to revolution应为revolutionary successor cause,或者successors in the revolutionary cause.

  英语和汉语对名词、动词、形容词和副词的用法不同,所以对重复强调的用法也不一样。汉语中经常出现重复使用名词的现象,而英语则较多地使用代词、短语或省略来表达。例如: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中国需要进一步了解美国,美国也需要进一步了解中国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US relations,China needs to know the US better and the US also needs to know China better.应改译为:To promote China—US relations,China needs to know the US better and vice versa.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的法制国家。govern the country by law...and build the socialist country ruled by law.应改为:exercise the rules of law...and turn China into a socialist country with an adequate legal system.

  汉语中经常使用副词修饰动词和形容词,用形容词修饰名词,以加重语气。而译成英语时需要斟酌,不能逐字照译。例如:彻底粉碎completely smash,“smash”本意就是break completely,已经包含了“彻底”的意思,加上completely语气反而弱化了。完全征服com

  有时汉语简洁,但译成英文必须补缺。例如:农业搞好了,农民能自给,五亿人口就稳定了。If agriculture is in good shape and the peasants self-supporting,then the 500 million people will feel secure.应改译为:If agriculture is in good shape and the peasants are self-supporting,then the 500 million people will feel secure.前半句主语和动词都是单数,后半句主语是复数,因而必须据此加上一个复数动词,而不能省略。

  这种现象在汉语中经常出现,而在译成英语时,往往因受汉语字面影响译文有中式英语的味道。例如:世纪之交,中国外交空前活跃。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China’s diplomacy is most active.应改译为The turn of the century finds China most active on the diplomatic siena.因为diplomacy是没有生命的,active的主语应当是人。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innovation isthe soul of a nation’s progress.应改译为innovation sustains the progress of a nation.因为soul是有生命的,而inovation则没有,两者在一起是拟人化,改译纠正了这一点。

  洋泾浜英语在当时上海人生活中的应用随着洋泾浜语的普及而不断增多,而且同一个词会不断演绎以应用到各个方面,例如用“邓路普”暗指人厚颜无耻(“邓路普”为英国生产的轮胎品牌,因其质量好故当时人认为其橡胶很厚,其实邓路普轮胎是质薄而牢固的)。大抵在16世纪末到18世纪中叶,在广州口岸的中国人与西方人进行商业交往的语言称“广东葡语”,使用广州话注音。《澳门记略·澳译》即列举杨炳南口述、为清谢清高笔录的“广东葡语”,如国土称“哩”,公主称“必林梭使(princess)”,首相称“善施(chancelle)”等。18世纪中叶以后,英语地位压倒葡语,于是产生以广东土音注读英语的所谓“广东英语”(西洋人称为Canton English)。这种“广东英语”为汉语和外语混杂的产物,也是中西文化交流初期的产物。

  “洋泾浜英语”毕竟是非正规语言,只能限于一时一地。二十世纪初以后,一方面随着留洋学生的大批归国,另一方面由于外语学校的普遍出现,中西文化交流进一步深入,它已成为沪上人士形容不伦不类的人或事的代名词,带有明显的贬义。洋泾浜语在文化层次高的群体中逐渐消失,但仍在部分文化层次不高的群体中使用,并流传至今。

  新版《汉英大词典》曾经把“躲猫猫”翻译为“hide-and-seek”,不过比起新鲜出炉的网友原创“中国式英语”,“hide-and-seek”就显得太不内涵了。在网上流传的这一整套“中国式英语”中,躲猫猫被称为“suihide”,动车则被称为“dontrain”,这些单词多是两个词汇的巧妙组合,同时还是相关中文或者英文的谐音,还非常符合网上的热点,“潮”得很。

  从前学校里流传的中国式英语是“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People hill people sea”……逐字逐句翻译,除了中国人谁也看不懂。新版的《汉英大词典》则把“躲猫猫”翻译成了“hide-and-seek”(字面意思为躲和找),外国人倒是看懂了,但是中国人看了又纳闷儿了,得对比着才能了解什么意思。和以上这些相比,现在网络热传的中国式英语则称得上是“内涵帝”。躲猫猫就被翻译成了“suihide”,是suicide()和hide(躲)的合成词,两个词何在一起正好概括了云南的躲猫猫事件;最绝的是“suihide”连起来读还完全符合英语的读音规则,简直是翻译守则“信达雅”的典范。

  网络词汇“笑而不语”被翻译成了“smilence”,把smile(微笑)嵌进了silence(沉默)里,形神兼备。“动车”的翻译则称得上是“神来之笔”,网友们直接把它叫做“dontrain”,dont(不要)暗合“动”的发音,don‘t和train(火车)加在一起,直接指出动车的速度不是一般的火车哦。

  这些“中国式英语”不但符合中英文的双重审美标准,还能将单词翻译出中国网民特有的幽默感,在原有的词里加入新的意思。女秘书被翻译成了“sexretary”,secretary(秘书)和sex(性)合二为一,暗示老板和女秘书的暧昧关系。记者被翻译成了“jokarlist”,即joke(笑话)和journalist(记者)的合成。这几年的确曝出了不少记者写不实报道或者学问不精闹出笑话的,让人看了会心一笑。“终成眷属”则被翻译成了“togayther”,together(一起)加上gay(同性恋)……这个内涵绝对够深刻,岂止是一个单词,简直是一出百转千回的《断背山》,还真是“终成眷属”。

  中国词汇这么多,翻译出来去见外国人的词汇要有代表性才好。所以网友们翻译的可都是最新鲜火热的中国热词。春节期间新闻报道了中国人组团到外国购物过节的事情,网友们立刻把这样一群人翻译成了“chinsumer”,Chinese和consumer合成,很明显,中国的消费者嘛。之前红了一整年的“偷菜”也进入被翻译序列,vegetable(蔬菜)和steal(偷)一混搭,vegeteal意思自然很明显了。偷菜已经是一种中国网络奇景了,老外当然得好好了解一下。此外网友们常用的“围观”和“情绪稳定”也有相应的翻译版本,常见的网络词汇一应俱全。这个源自网络的中国式英语相当之“潮”,要是有外国人有兴致都了解一遍,基本上就能跟上中国网民跳跃而BT的思维了。

  这一批“中国式英语”并不是某一个人的创作,而是网友集体智慧的结晶,在最初的几个“示范翻译”出来之后,就有不断补充新的翻译进去,最终形成了一套中国式英语。这一套搞笑翻译方法在网上不断流传,让围观的网友们“膜拜不已”。网友“苏轼的风”表示:“我差点就当真了。”还有学英语的网友对此提出了专业上的褒奖:“都不能说是了,真的很专业啊,从发音和合成的意思都没有问题,很标准的翻译。”更有者,直接用“笑而不语”的翻译“smilence”作为回复:“看完这些单词,I’m smilenced,and emotionormal。”

  If you want money,I have no;if you want life,I have one=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中国知名学者周海中教授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指出,人们应该以宽容客观的态度对待中式英语,而不是指责排斥它。“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一生存法则对中式英语同样适用。学生应学习使用现行的标准英语;有关部门应协助规范中式英语的运用。而作为一种中外文化交融中出现的有趣文化现象,中式英语仍将以不可逆转之势在指责和宽容中继续“成长”。

  产生中国式英语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最根本的原因是英汉语义上的误解和句法结构的误用。由于英语学习者在英语语言知识方面的有限性,错误地认为汉语和英语的各种因素都是相同的,只要把自己掌握的汉语各种表达方式转换成英语的词语就可以了。中英文化的差异值得学生们注意学习领会。中国的学生学英语,受母语影响而出现中国式英语并不奇怪,而是学习英语过程中出现的正常现象,而这也正是他们从不会英语到掌握英语的必经阶段。那么,如何很快缩短这个过程并能熟练而正确地运用英语呢?我们认为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入手纠正中国式英语。

  英语基本词汇是构建英语句子,形成话语的基石。要掌握英语,首先要有英语词汇作准备,这是学生学会英语不可缺少的条件,这一点要充分重视。在学习英语单词时,除知道基本词意外,还要学会在语境中正确使用单词,遇到一词多义或同义词的情况时,应注意其用法异同,通过查阅词典学习例句,加深理解。与此同时还要注意到词组、短语之间的差异,弄清其意思后进行反反复复的练习,以求熟练掌握,并达到准确、灵活运用。

  语法是组词造句的基本规则,英语语法与汉语语法有很大的差异。英语的句子中,各句子成分摆放位置较汉语灵活,特别是状语和定语的位置更是如此。中国学生面对着很多困难,语法概念模糊不清,或虽知道但不能熟练地运用,很容易在使用英语时出差错,这确实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从调查情况来看,学生学习英语出现语法错误,一方面是语法知识不够,在很大程度上是他们学到了基本语法知识而不会运用或不能熟练运用,写出来的句子错误很多。这说明学生并不是不懂语法规则,而是练得少。一些语法知识,必须经过反复练习,得到消化,以至变成自己的东西,从输入转化为可理解的输出。事实证明,只有这样做才能加深对已学语法知识的理解,举一反三,灵活运用,克服中国式英语。

  语言是交际工具,学习英语的目的是学习者掌握知识和基本技能并能运用英语进行交际。掌握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不容易,但正确地使用英语进行交际就显得更加困难。因为我国英语教学是在非自然的外语情境中进行的,学生学习英语时受母语及中国文化的影响很重。因此,正确使用英语进行交际不仅要以语言知识和技能为基础,还要了解所学语言国家的社会文化、风土人情、生活习惯、交际的场合和对象的具体身份、社会和心理因素等。为了克服或满足上述要求,就必须培养学生的用语能力。在语言教学中应给学生创设情境,进行模仿对话,培养学生正确、流利的表达能力和语感能力。此外,还要培养学生课外阅读的兴趣。通过阅读了解英语国家的社会、文化、历史、地理乃至人情风俗等方面的知识,以便深入理解其文化的内涵意义,真正认识并掌握英语自身的语言规律及其表达习惯,从而避免中国式英语的发生。

  中国式英语现象是学生学习英语中必然经历的一个过渡期。在英语教学实践中,关键问题是如何缩短这一过渡期。教师可针对性地采用两手抓的方法,缩短这一过渡期。一是贯彻文化背景教学原则,进行中西方文化对比教育,培养学生的文化洞察力,加强学生对语言的社会文化含义了解,加深学生对语言本身的认识,正确理解和准确运用所学语言,提高其跨文化交际能力;二是对这些中国式英语错误有一个较为科学的全面分析,与学生的“自创规则”相联系,了解学生学习过程中的心理特点和阶段性,对症下药,帮助学生加快“自我审视”的步伐,缩短这一本族语向目的语的过渡期。